聚氨酯瓦壳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聚氨酯瓦壳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资讯】鄂尔多斯煤老板借贷我们不会跑路

发布时间:2020-10-17 02:08:20 阅读: 来源:聚氨酯瓦壳厂家

鄂尔多斯煤老板借贷:我们不会跑路

刚刚因多起民间借贷刑事案件而备受关注的鄂尔多斯信用危机会大幅蔓延至西北其他地区吗?如果考虑到鄂尔多斯的另一个背景——因煤而富,以及在此背后的煤老板身影,结果未必会最糟糕。  在刚刚过去的一周,据《第一财经日报》记者在鄂尔多斯市,乃至与之相邻的神木、榆林地区调查,相比于温州的民间借贷危机,鄂尔多斯的信用危机,有着它自己“资源借贷”的特点。  据本报记者了解,在鄂尔多斯所处的西北周边地区,一方面,借贷人普遍都有煤老板的背景,资源的存在,增加了当地民间借贷抵御风险的能力,跑路对于煤老板而言,也非一个理性选择。  另一方面,鄂尔多斯民间借贷信用危机,也与当地煤矿兼并整合,以及技术改造有关,这也加剧了煤老板的资金紧张。而对于目前已经发生的借贷案件,也有各种抵押资产可循。  即便如此,根据本报记者获悉的鄂尔多斯市已经发生的民间借贷刑事案件最新进展情况,最终解决难言乐观,而对于当地所出台的针对民间借贷的法规,也仍有更多的路要探。  喜忧参半的链条危机  发生在鄂尔多斯的房地产老板自杀事件,改变了远在百公里以外的神木电信局退休职工刘某的生活。  最近一段时间来,每天从早晨起,刘某就要一边给去鄂尔多斯要账的张先生电话询问进展,另一边不停地跟登门要债的本地熟人解释,张先生所要的债务,包括神木超过20名债权人的钱款。  “放在中富的贷款问题不太大,他们有房子,实在不行还可以用房子抵押。”刘某总会对登门要债的熟人说。此前的9月24日,正是鄂尔多斯市中富房地产开发责任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王福金的自缢,掀开了当地民间借贷危机的冰山一角。  而鄂尔多斯的苏叶女案中,一名债权人高女士将弟弟的两套房子抵押了400万贷款,再加上自己向另外8人融来的1200万资金以4分的利息出借给苏叶女的,现在苏叶女被抓,弟弟却还背着银行的利息。  “民间借贷案件最可怕的地方在于大部分出借人都有下线,如此一来,牵涉在里面的家庭就要乘以10倍。”一位知情人士称。  据本报记者从权威渠道获得的信息,目前在鄂尔多斯市东胜区经侦大队登记的苏叶女案出借人数就超过300人。祁有庆案的出借人为824人,中富公司案373人,梅良玉案的出借人上百人。按照每个出借人平均有5个下线融资人来计算,裹挟在上述民间借贷案件中的家庭就超过7500户。  然而,鄂尔多斯市政府对于数量庞大的下线也有所准备。一位当地权威人士对本报记者表示,自2010年1月石小红案件移送东胜区公安局后,相关政府部门、公安机关就对此类案件摸索出一整套处理方式。  据上述人士介绍,这套处理方式一般是控制犯罪嫌疑人,摸底和冻结资产,根据出借人提供的借贷凭证进行询问和笔录,制定清偿方案。在石小红案件的处理办法中,就要求二线人员在处置过程中稳定下线,对于不积极配合稳定下线的二线人员,有可能导致群体性事件的、构成犯罪的坚决予以打击。如不构成犯罪的,建议法院以民事官司受理二线人员以下案件。  鄂尔多斯公安机关已经查明,中富案件基本资产与债务可以互相抵扣;祁有庆案中,祁从824户吸收的资金本金约为1.5亿元,加上家族自有资金放给83户的贷款约为1.71亿元,也基本上可以实现资产与债务的平衡。  目前,鄂尔多斯经侦大队已经公开祁有庆案的处理方式,依照“往息抵本”按比例清退的清偿方式,根据向祁的83户上线追缴资金的情况,分批次清退。  “往息抵本”的清偿方式自实施以来,一直得到出借人的广泛支持。但是,恐怕这一方式在苏叶女案中遭遇前所未有的挑战。  苏叶女出借人马成功告诉本报记者,这是因为以往的案件都发生在房地产市场繁荣时期,利息加上融资人的固定资产,基本上可以实现资产与债务的平衡。但是,现在房地产市场疲软,加之苏叶女嗜好赌博、买彩票、挥霍享受,其资产合计约3亿元,非法吸收的资金却超过10亿元。  据马成功透露,出借人统计的苏名下的资产主要是房产:铁西区威廉大厦1万多平方米商用面积,天骄小区住宅2套、天骄底商700平方米、建宁小区住宅2套、达拉特旗住宅6套、2套别墅,但上述房产均下跌不少。  此外,苏叶女还有玛莎拉蒂等6辆好车。苏的现金流来源于其经营的顺鑫亿祥叶农家乐和顺鑫亿高老九火锅城,以及俏姿男士养生馆、俏姿美容院、鄂尔多斯市万海物流有限公司,除2家餐饮企业外,苏的其他公司经营情况并不理想,在其投案自首后,上述产业基本都处于歇业状态。  除了刑事立案的上述恶性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外,在鄂尔多斯东胜区法院以民事案件出现的民间借贷纠纷也出现了上升趋势。以10月12日为例,因为借款纠纷而进行的车辆拍卖公告信息就有3份。  神木县的情况也与此类似,据本报记者从神木县人民法院拿到的5月份开庭信息,5月份共计有57个案子开庭,其中民间借贷纠纷案为26件。但目前,神木尚未有吸收公众存款的恶性刑事案件。  “这里是熟人社会,一般借贷人也都有资产,早就被出借人摸清楚做了财产保全,相当部分连官司也不用打,在案前调解厅就把问题解决了。”神木法院工作人员告诉记者。  民间借贷中的煤老板  民间借贷在鄂尔多斯、榆林市、神木县古就有之,但是如此大规模的借贷市场,还是伴随着前几年的煤炭产业的兴旺发达发展起来。这与当地投资渠道狭窄分不开,房地产暴利则吸引了煤炭产业资金进入,同时,民间拆借市场也渐成气候。  流动在西北借贷之城的民间资金规模究竟有多大?  据鄂尔多斯金融办的数据,截至2010年8月初,全市经有关部门审核批准从事融资服务的担保、典当、投资公司、委托寄卖行共971家,注册资本达345.3亿元。  其中,典当行36户;各类投资集团和投资公司共468户;担保公司270户(整顿后为36家,注册资本金41.33亿元);委托寄卖商行197户。  截至2011年6月,鄂尔多斯市已开业小额贷款公司达87家。而神木金融办提供的数据则显示,神木共有小额贷款公司22家,典当行3家,担保公司一家。  尽管相关法规规定,上述公司只能以自有资金开展业务。但是据本报记者了解,在快速高利的诱惑下,不只大部分担保、小贷、典当公司从事吸收存款放贷业务,在鄂尔多斯、榆林、神木随处可见的煤炭、房地产办事处也在不同程度地从事地下钱庄业务。以最近被媒体曝光的郑州圣沃担保公司为例,其注册资本仅为5000万元,吸收存款的金额就超过10亿元。  鄂尔多斯金融办副主任赵光荣表示,如果按照鄂尔多斯地区融资总量的20%计算,这一数字约是300多亿元。内蒙古社科院经济研究所所长余光军则认为,民间借贷规模约700亿元。但是,按照两地担保公司的估计,在不重复统计的情况下,鄂尔多斯地下钱庄1000多个,借贷规模在2000亿左右。神木地下钱庄300个,350亿资金量。  相较于神木本地企业融资的2~2.5分月息的水平,鄂尔多斯地区3~5分月息的高利润显然更有诱惑力,因此就吸引了很多神木、榆林、西安地区的资金。  据神木迎宾路附近的本地小贷公司老板李先生对本报记者介绍,全县22家小贷公司,基本上都是由六七个股东构成,几乎家家都有煤矿老板入股。而鄂尔多斯也与此类似。“这些公司很有实力,部分程度增加了这边民间借贷市场抵御风险的能力。”李先生说。而且这些机构嗅觉敏锐。  “有房产抵押也不行,没有钱可以放出去了。”神木聚利典当行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已经停止放款有段时间了,主要是原来借钱的人没有还,市场上的风险增加。据了解,此前改行放贷的利息加手续费,合计约3~3.2分月息。  “我们公司比较谨慎,公司的资金,有一半以上又投入到煤炭产业中去了,当然不排除里面也有许多煤老板不是纯粹做煤矿,也有挪至房地产行业中进行周转,甚至炒矿、炒明盘(当地特有词汇,即表面圈地做实业,实则私挖煤矿,目前价格炒至1平方公里约2亿元),但是我们出借的一个原则就是看他手里有没有煤矿的原始股,如果有,即便他亏了,也不至于还不起。小贷利息也不算高,不到3分月息,符合不高于央行利率4倍的原则。”李先生说。  他还表示,之前公司股东还打一些擦边球,以私人名义吸收一部分存款作为公司运营资金的弥补,月息在2.2~2.5分的神木平均水平上。今年4月,我们发现市场上的现金流吃紧,担心会出现问题,于是股东就将利息调低至2分月息,许多相熟的出借人就把资金从公司倒至别处去了,这也是我们乐见的,是控制风险的一种方式。  “我在想,这波借贷危机,假如我们小贷公司亏1个亿,我们也是亏得起的,不会跑路,我们每个股东手里的煤矿原始股更值钱,跑路不划算。”李先生说,这也正是鄂尔多斯、神木、榆林地区借贷危机区别于温州危机的地方。

12 下一页

补习alevel

补习ib

alevel线上培训

alevel辅导培训机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