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氨酯瓦壳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聚氨酯瓦壳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签不下订单预示什么后危机时代出口纺企的危与机-【资讯】

发布时间:2021-09-03 12:27:09 阅读: 来源:聚氨酯瓦壳厂家

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发布的最新数据显示,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PMI在连续下滑三个月之后,8月份回升了0.5个百分点,达到51.7%。PMI指数回暖,表明经济增速并未出现大幅下滑,而在这些数据中,更为直接的是8月份新订单指数回升2.2个百分点,新出口订单指数回升1个百分点。订单的回归是不是让外贸出口企业都松了一口气呢?我们的记者前往浙江宁波进行了调查。

多年来,纺织服装一直是宁波主要的出口产品,但是今年上半年随着市场的快速复苏,有订单,有机器,就是缺工人,成为众多宁波纺织企业普遍面临的困难。

太平鸟总经理王定英

王定英:那应该说09年的困难就是说有工人或者说我有人员没有单子,因为整个经济萎缩嘛,但是我现在就是说我经济慢慢的在恢复我的单子是有,但是我就是没人做我下不下去,这个问题很严重,现在已经搞到我们的业务员都自己亲自到工厂去

在采访中我们认识了小鲍,她是宁波太平鸟进出口公司的一名业务主管,我们拍摄的那天,公司组织去外地年度旅游,但是小鲍和她的另一个同事却不能去,而是赶到工厂催着完成一批订单。

我们看到,小鲍从一个车间到另一个车间,一个上午都在不停地跑来跑去,仔细地核查各个环节订单完成的状况,但她还是发现按期交货的可能越来越小。

鲍雪莲宁波太平鸟进出口有限公司进出口八部业务主管

小鲍:我今天跟的这个单子就是说交期来不及,出不了货。

记者:出不了了吗?

小鲍:出不了。

小鲍做外贸业务已经有12年了,她告诉我们订单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难执行。

小鲍:最头疼的就是出货问题,出不了货,还是这个问题……

小鲍:以前是工厂想领外贸公司的单子做,现在呢是领外贸公司有单子就是说,主要还是工厂太难了。

记者:难吗?

小鲍:难。

和小鲍同样头疼的是加工服装的厂子,面前明明有大把的订单却不敢签约。

夏红芳宁波市江东联成服饰有限公司总经理

夏红芳:订单是很多很多,哪怕你,我们工厂再扩大100倍订单都拿得到的。问题就是你拿到订单你如果用工荒这个情况一直在发生的话,意味着你亏着做,没有计划性来操作。

夏红芳告诉我们,他周围做服装的朋友都面临和他一样的问题,一些厂的用工状况甚至更加糟糕。

夏红芳:最差的一家,因为我有个朋友,最差的一家,今天有100个工人在做,明天一个工人都没有。……我们自己是无法去克服这个问题的,只有政府能够出台好的政策,规范劳动力市场。

在自己苦心经营10年的服装厂里,看着空着的机器,夏红芳十分无奈。

夏红芳:如果这样一直持续发展下去的话,很多企业都在转型,包括我也发展第二产业,都在转型。

服装厂的总经理夏红芳告诉我们,他现在初步定下的转型目标是养大闸蟹。一个在金融风暴中都坚持下来的服装加工企业,现在市场好转了却想着要去养螃蟹,听上去有些让人不敢相信。但我们的记者采访中发现,在宁波即使是大一些的外贸企业,面对着快速增加的海外订单,同样不敢轻易签字。它们又面临什么样的难处呢?

宁波太平鸟进出口公司总经理王定英现在每天上班的第一件事就是打开电脑看汇率,因为今年上半年的一个单子的损失让她至今记忆深刻。

王定英:上半年我们那个时候的欧元是9.1块的时候,但是我们过,就是这个单子两个月以后我收进来的时候,那个时候欧元变成8.3块,那个是时候是心很痛,我们的钱就是辛辛苦苦赚的钱就这么白花花的没有了。

王定英告诉记者,他们公司今年上半年的出口贸易增长了30%,但是利润却没有怎么增长。

王定英:现在就是说我们的业务员在接单的时候,一般不敢签长单,为什么呢?

王定英:现在利润状况其实说实在现在空间是很少,我们像一般原来就是说做外贸做服装出口相对来说利润率也是在,比如说5%到6%或者是6%到10%也是看那个产品的档次。那么现在的利润空间说实在,基本上在2%到3%,甚至于比如说你遇到比如说人民币升值或者你比如说遇到比如说这种劳动力成本原材料成本,就是这样上去以后你的空间甚至于到1%或者是更低。

而在一些规模稍小的企业,记者发现,签单还是不签单更是一个问题。腾魄是一家向欧美出口户外休闲用品的公司。

童静宁波腾魄休闲用品有限公司总经理

童静:不是很好签。

记者:为什么?

童静:因为客人对于价格的敏感度更加强了,……

像往年来讲的话,8月份应该是有一些订单,有一些客户,基本上能把这个季节的东西都决定下来,但今年来讲的话,8月份现在决定,真正做最后决定的客人还不是太多,……目前100%已经确定的订单来讲的话可能只占到30%、40%,

但即使是这能确定的30%-40%的订单,签还是不签,也让企业很纠结。

童静:那等于说是介乎赚钱或不赚钱之间,但你要,如果面对汇率的影响或者是原材料的浮动,你有很难把握最终这个单子赚钱还是不赚钱。但是作为我们现在目前有生产型的这个企业来讲的话,还得考虑一个,没有订单的话工人怎么养,就这样的一个状态很矛盾。

我们看到,汇率大幅波动、原材料价格忽高忽低,再加上劳动力短缺,多重压力下,宁波的外贸企业面对订单却笑不起来。难签的订单背后,实际上揭示出了后金融危机时代企业的一种生存状态,外贸主管部门如何看待这种变化?下半年出口企业又会面临什么形势?我们采访了宁波市外经贸局副局长丁海滨。

宁波市对外贸易经济合作局副局长丁海滨

丁海滨:很多企业还有个就是加工整个产业链现在有些还没恢复到正常水平,所以说不敢接的第一个原因就是它不能保证按期的交货,第二个接单的原因企业也在选择好的单子,他有效益比较大的,所以说也主动在淘汰一些,就是附加值低的一些商品。

宁波市外经贸局副局长丁海滨告诉记者,今天出现这种“签不下的订单”的情况的确显示出企业遇到了“后金融危机”时期的新困难。

丁海滨:应该说今年的经营情况普遍要差于去年,因为去年实际上虽然是最困难,我们销售额、出口额在下降,但是一个是原材料价格比较低,就业情况也很好,同时我们政府应该说也出台了很多鼓励激励的措施,那么在这种情况下,很多企业他出口商品的利润空间它是保证的。但是今年因为由于很多的一些变化的因素,比如说人民币6月21号开始,我们几天时间就升了几分人民币,……原材料价格今年又是起伏,在一个处于一个相对比较高的一个位置上消耗了它的一些成本,再加上我们今年工资,用工的成本普遍增长15%以上,有些企业可能更高,提高了20%,

毫无疑问,这些新的困难都将更加考验企业经营的智慧。在采访中,记者看到,一些企业已经把目光从过去的欧美市场转向了其它新兴市场。

王定英:人民币一升值对进口肯定是会有,会有优势,所以说我们今年就是在进口拓展方面做得比较好。所以也是在就是说出口不足进口来弥补这样一个就是一个工作的思路,那么我们就是1到6月份的进口的实际要超过我们去年整个一年的进口的量。

企业在积极应对,宁波政府也在对外贸进行结构性的调整。

丁海滨:原来十年以前是以轻纺产品占主导,纺织服装是占我们的半壁江山,现在已经调整到我们的机电产品。在机电产品当中,我们很多已经做到了全国冠军。

对于宁波下半年的外贸出口形势,丁海滨这样判断。

丁海滨:我觉得呢今年下半年的增速肯定会回落,一方面是去年的基数相对下半年比较高,第二个现在欧洲一些国家的债权危机以及其它各方面的因素,所以我觉得全年应该增速肯定比现在要低,但是从目前情况来看,全年保持比较快的恢复性增长我们还是有信心。

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研究员李健

记者:您感觉从外贸的出口方面来说,最坏的时机已经过去了吗?

李健:最坏的时候应该是去年的上半年,现在应该已经过去了。

记者:我们在采访中也发现,很有意思的是今年企业普遍可以接到单,但是签单却很困难。

李健:会这样说明,一方面我们面对外贸协议还不能盲目乐观。另一方面,这其实也是好事,这是一种压力,这种压力会促使我们企业不能像以前那样满足于低价竞争。好多进出口商,他主要是靠量来取胜,靠量来实现他的盈利,实现他的发展,在一定的发展阶段上这样做是可以的,在金融危机之后,目前这样一种国际经济贸易格局已经变化,中国自身已经成为第一出口大国,我们的增长空间变得越来越小的情况下可能就行不通了,我们可能更多地通过怎么样提高出口商品的质量和档次,通过扩大我们的附加价值,盈利空间来发展。

记者:在采访的过程当中,也有一些企业跟我们谈到就是说,感觉今年的市场,有点像今年的天气一样,让人说,适应不了。那么企业可能很希望说这个市场环境,包括政策都是相对稳定的,您觉得这个稳定能实现吗?如果说有变数的话,最大的变数在哪?

李健:现在我觉得国家支持外贸发展的基本政策是稳定的。当然我们去年为了应对金融危机,可能有一些临时性的保增长的措施,那么这个可能会逐步逐步淡出,有些方面可能会做一些微调,比如我们要节能减排,我们对一些两高一资,就是高能耗,高污染,资源性商品的出口,或者说两高一资含量比较高的商品出口,有些政策可能还会有些调整,但是这个对整个的外贸形势,影响应该不是很大,这个企业应该说经营发展的这个政策空间,应该是稳定的。

新疆舞蹈地板

陶瓷透水砖尺寸

噪声检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