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氨酯瓦壳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聚氨酯瓦壳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李彦宏和马化腾大谈AI新风口马云却说你们都说错了_[#第一枪]

发布时间:2021-06-07 13:56:46 阅读: 来源:聚氨酯瓦壳厂家

原标题:李彦宏和马化腾大谈AI新风口,马云却说你们都说错了

今天在深圳举行的IT领袖峰会上,BAT三巨头实际最高领导人首次在这个华南最大的行业峰会上聚齐,而今天的主题是今年的被公认的风口:人工智能 AI。

马化腾:腾讯社交的大数据会开放吗?

作为身处深圳主场的马化腾很谦虚低表示在人工智能方向,腾讯相比百度还是落后,但目前腾讯的各个事业部内部,都已经有相关的研究和发展。腾讯作为一家做社交网络的公司,微信里拥有大量的人脸数据,每天微信里的人脸图片高达10亿张,目前腾讯在对这些数据进行基础性研究,包括后台数据分析等,都用到了人工智能的技术,在前端也做出了一些产品。

谈及腾讯在人工智能战略上的布局思路,马化腾总结了四个方面:

第一个是场景。场景就是你想把这个技术应用在什么场景下,你是不是有高频的跟用户接触,这是一个落地的很重要的地方。所以我们看到很多研究院也好,包括我们内部研发团队。如果没有场景落地,没有平台支持,基本上就是空中楼阁,研究一半很难往下走。

第二个是大数据。大数据也是从平台、业务部门有大量实际运转数据才能产生出来。但是这里面很多大数据是垃圾数据,因为没有标签,每人做规划定义,用多好的算法也学不出来,学出来也是走火入魔,没有用的。数据清洗、标签化难度非常高,我们甚至要雇佣很多人用人手的办法,先用人脑清洗干净,再让AI学习。这里面是一个混合结合的过程。

第三,计算能力,也就是云资源,几十万核的计算能力,CPU、GPU,我们还是有这个能力的。而且在云里面本身就可以很好的调用,这是我们第三个优势。

第四个,一年前我们比较缺乏的就是人才。通过一年我们也招了挺多的人,我们在微软的西雅图研究院旁边也设了一个实验室。因为很多微软的人不愿意离开西雅图,所以我们就在旁边设,没有办法,人才就是这样。几个方面结合起来才有办法真正在某一个领域看到它的成效。

关于腾讯社交平台的大量数据开放政策,“这个我们内部还在激烈讨论”。马化腾表示:

我们现在观察到很多的AI所谓的大拿们,他们更关注怎么落地,能不能把毕生研究成果能够体现出来,所以在我们内部在吸引人才的时候,往往也会说你们微信、手机QQ里面的平台数据能不能给他们用,但是事实上大家都知道,BG、部门里面的平台他们也很希望近水楼台先得月,数据就在我身边流动,我为什么不能招人先研究一把,为什么给你呢。

我们现在还处在内部怎么把数据分享出来这个阶段。当然这里面还有一个用户很关注的个人隐私,别把我的数据都卖了,到时候大家都知道,这里面还有一个很复杂的信息安全个人隐私脱敏,你是不知道无法根据数据倒推到哪一个人做了什么事情,我们要把这些处理干净才能往下一步谈。这里面数据清理到什么标签,才能给其他部门、包括外部合作伙伴怎么用。同时有很多数据来自合作伙伴,业界其他公司,他们也遇到这样的问题那者一堆裸数据不怎么用,这样业界还要有一个标准,互惠互利交换,这是一个大方向,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李彦宏:人工智能打不到人脑的水平

针对百度进入人工智能非常早的问题,李彦宏在对话中表示:“从百度的基因来说,一开始就是立足用技术来做改变。我在2012年的时候就问过百度的相关部门有没有利用深度学习,深度学习在图片搜索中是偶然还是趋势。最近几年,原来认为没用的东西现在有用,这是因为市场环境产生了变化,当时分析了环境因素之后,觉得人工智能的时代来了。”

在他看来,2013年的时候成立深度学习研究院是食言了,但是必须要做:“我在2013年以前不断的讲百度是商业公司,不应该搞纯研究机构,但是深度学习是完全不一样的东西,于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大规模的投入去吸引人才。”

在李彦宏看来,现在的人工智能是比2013年的时候更大的产业:“从现在来看,人工智能不是互联网的第三阶段,互联网只是开胃菜,人工智能才是主菜。”

针对人工智能的上限,李彦宏表示人工智能不是仿生学,现在的人工智能像是模仿人脑的一种方式,但是现在还不知道人脑是怎么工作的,又怎么去模仿呢?在李彦宏看来,现在的人工智能还处在初级阶段,做得还非常不够:“我认为能够做到强人工就可以了,用用电脑模拟,完全达到人脑的水平,是永远做不到的。”

在李彦宏看来,人工智能是一个非常大的产业,会持续很长时间,在未来的20年到50年都会是快速发展的:“没有一个公司能够把这个行业完全做好,在这种时代大潮下,显然不是一个公司能够把所有的事情做下来的,相反如果我们先进入这个领域,能够提供一些平台给一些尤其是没有这么多计算资源,没有这么多做长远研发能力的机构去做他们擅长的,他们对于很多垂直领域的了解更加深刻。让他们去做,会推动整个人工智能技术的发展。”他再次强调说:“人工智能虽然不能超越人类,但是当它能够逼近人类的时候,就会逐渐颠覆掉各个行业。”

李彦宏举例说现在机场安检需要比对身份证,而当人脸识别发展越来越快,就会更加智能更加方便,以前的笨方法就不再需要了:“人类和动物的区别是人发明了工具,但是人发明了工具之后,发明人写一个用户手册告诉你说这怎么用,电视怎么用、冰箱怎么用、电脑手机怎么用,要学习键盘。但是,未来应该是机器工具去学习人的意图,以后人再也不需要学习工具怎么用,我要工具干什么就可以了,这是我希望用人工智能的方法来解决理解人的自然语言,以后人与机的对话、人和物的对话变成自然语言的对话,这是未来几十年代表人工智能发展的最大方向。”

马云:未来要思考的根本不是AI

最后马云的发言却说,未来要思考的不是artificial intelligence(人工智能),而是Machine intelligence(机器智能)。

对社会上普遍存在对未来智能时代机器取代人的恐惧担忧,马云也认为事实并非如此,“过去把人当机器用,未来把机器当人用,机器比人做得好不算什么,机器做人做不了的才了不起。机器应成为人最好的Partner,而不是人类最大的对手。”

马云在演讲中同时还表示,今天中国已经强大,不再被称之为东亚病夫,但是如果知识结构不良,智慧不良,整个文化体系不良,其实是很可怕的,这被称之为网络病夫。“网络公司该做一些什么,教育体系该做一些什么,人类的价值观体系该做一些什么,我觉得这个可能是我想思考,也希望带给大家的话题。”

历年的IT领袖峰会,最广为人知的是2010年BAT三巨头力辩云计算前景,李彦宏当时直指云计算是新瓶装旧酒,马化腾表示倡导云计算还过早,马云则回应称阿里巴巴对云计算充满信心。

在今天的发言中,马云轻松的调侃云计算,“人算不如天算,天算就是云计算。”

最后是马云的讲话全文:

过去九年,深圳的IT领袖峰会给业界很多的思考,其实我是一个老师出身,所以我“胡说八道”的时间多一点,机会多一点,我的职责,因为我不是技术人员,我也不是商业人员,我的职责是利用我过去所有的思考、经历和资源,把所有问题跟大家分享一下。

我的讲话不一定是对,但是只希望给大家一些思考,这些观点,我在2000年到2005年,在广东至少做两百场的交流,请了很多小企业家,包括很多零售行业,讲了电子商务对零售行业的冲击,那时候我觉得相信我们的人并不多,当时零售行业的人笑话我们,觉得不可能被冲击掉的。人工智能、大数据,不管怎么畅想,人类想象力都是有限的,你觉得未来是这个样子,其实未来并不是这个样子。我在这儿讲一些我一直坚信的观点,未来二十年是互联网技术的时代,未来三十年将会成为互联网的时代,社会的变革,各行各业的速度,变革的速度会越来越快。不管你高兴也好、骂人也好,喜欢也好,未来的三十年变化远远超过大家想象。

现在大家骂实体经济,都在骂经济不好,其实实体经济从来没有好过,说企业难做,企业从来没有好做过,十年以前也不太好做,实体经济都在讲由于互联网冲击,其实也只有中国绝大部分的实体经济,或者说绝大部分的制造业都在骂互联网,在美国、欧洲,大家所有做得不好的企业,都在问自己这个问题。大家思考一下,互联网不是替罪羊,不应该成为替罪羊,大家都应该思考,如何应该利用互联网,把这些东西做得更好。前两天我听见线上线下不公平,需要线上线下征税一样,其实线上线下征税公平不公平,这是一个伪命题,本质上是大企业和小企业。我从来没有看见一家线上的大企业不交税,只要做到一定程度都征税,今天不要盯上这些小企业交了多少税,而是应该盯上这些小企业有没有赚钱,有没有利润,有没有活下来,今天不要看互联网对你这个行业有多大的冲击,而是要思考,你如何运用好互联网。

未来在十年以内,会加速五个行业的变革,有人说我“胡说八道”,我反正一直“胡说八道”,再说一遍也无所谓。

第一零售变成为新零售,新零售是线上线下物流的变革,以前你讲电子商务多么重要,现在怎么又不讲电子商务不重要,电子商务在未来五年内依旧高速增长,但是我们要思考十年以后会怎么样。其实我花很多时间去思考一个问题,我创业的时候在想,我没有积累,我爸也没钱,我爸没官,我也没有一个有银行工作的舅舅,我也没有今天所谓的资源。既没有积累,也没有资源,你唯一思考就是对未来的判断,大家判断十年以后会怎么样,谁对未来的判断越准确,然后你按照这条路走下去,才有赢的可能性。

我们做企业到今天为止思考,五年以内电商会很好,十年以后呢,纯电商会很艰难,线下零售也会很艰难,所以新零售实际上要把线上线下物流整合一起思考,要考虑的问题,以后的零售不是思考学会怎么卖东西,而是学会怎么去服务好你的客户。其实在美国的传统零售做得不错的,绝大部分都是学会如何去服务好你的客户,而不是学会卖东西。我们在过去的十年以内,传统零售各种各样的促销的想的任何方法,就是怎么卖东西。所以从卖东西走向服务别人是巨大的变革。

新制造,未来的制造行业已经不是标准化、规模化,而是定制化和智能化。在广东我可以这么讲,广东制造业在未来十年十五年,会受到的冲击远远超过长江三角洲,因为这儿一直以来以加工、标准化、定制化、流水线,这要引起高度重视。我前几年就在上海讲,上海的淮海路、南京路的零售行业一定要面临未来的挑战,零售行业的挑战。

今天广东的制造业一定会面临未来的新制造的挑战,也就是个性化、定制化、智慧化成为未来的时候,你原来的标准、流水线、集装箱,一切都会成为麻烦。所以大家知道这个智慧化有一个很重要的一点,以前手机本来就是打电话,装上操作系统以后,手机打电话的功能不到20%,那么假设汽车装进了操作系统,交通的作用也到不了20%。

新金融,金融冲击也会越来越大,传统金融解决的是二八问题,传统金融在中国特别明显,金融机构只要服务好20%的大企业、国有企业、外资企业就行了,所以80%的消费者、小企业,第一他也不需要去管理,做也不一定做得好,因为要技术。新金融解决八二问题,也就是解决80%消费者和中小企业,如何能够解决我们经常在讨论的小企业拿不到钱,我觉得今天在印度,我们用了我们的蚂蚁金服的技术,在短短的一两年内,现在已经有两亿的印度人用手机开始开设了账户,进行支付,今天在中国也一样,支付宝和微信支付对整个中国支付行业的冲击是非常之大,创新也非常之大。所以新金融会越来越大。

第三是新技术,核心技术未来将不会围绕以PC为主的芯片也好、PC的操作系统和数据库,都会重新颠覆,我一直觉得我们不应该弯道超车,而是换道超车,弯道超车十超九翻,你要想在弯道超车的可能性真不是太大,我要在前面你想超,没机会,只有在另外的道上超车才有可能,根据大数据、移动互联网,在整个未来的云计算、移动操作系统,移动的所有智能芯片,人工智能上面,中国是有机会的。但PC领域里面,我认为还是很有难度。

最后是新能源,第一次技术革命的能源是煤,第二次技术革命的能源是石油,第三次技术革命的能源主要是数据。所以社会的变革会越来越大,每一次技术的变革都是就业的变革,所以大家知道,前几天这个不是笑话,杭州有两个抢劫犯,连抢三个超市,最后只抢到1800块钱人民币,还被抓起来了,杭州大家支付都是用支付宝,没有人在商场、超市里面这么用现金。在龙翔桥门口的一个乞丐放了一个二维码,可以用二维码给钱,要饭都要用二维码了。对于新技术的漠视、无视,会抢夺了你的就业,技术创造无数就业。

上一次技术革命1870年,在美国的农民占50%,大家知道一百年过去了,现在美国的农民只占2%,中国房地产行业,大家知道发展,雇佣了成千上万的农民工,但是最近你们发现这两年,我们以前老是担心城里农民工怎么办,房地产没了,农民工去了哪里,去了快递。

所以解决了社会巨大的问题,深圳也一样,深圳发展过程中,每个城市都有民工很多,地产突然没有,这帮人没有回到农村去,他们去了快递,当然也有回去的。

另外一点,很多的技术活,很多你认为真是绝活、技术活,很多的白领都没有了,大家都在讲哎呀,大数据、云计算,那数据分析师将来是不是很有活,我告诉大家,十年以后没有数据分析师这个职业了。我也这么觉得,我在五年前跟公司内部,我们启动了一个项目叫ET项目,我们认为未来的机器会比人越来越聪明,三十年以后,时代杂志封面本年度最佳CEO是一个机器人。这个你信也好,不信也好,它都会开始起来的。如果你的技术不能让这个世界更加普惠、更加公平,如果你的公司的技术不能让你的这个社会的经济能够更加持久,如果你的技术不能让人类更加快乐、更加健康,我认为你的技术没有多大意义。

以前我们创业要靠资源,要有钱,要有关系,未来你要创业,是问你有没有技术、你有没有数据、你有没有创新,所以这是我的看法。另外一点,在座所有企业家,要记住,其实王健林跟我打过一个赌,线上多还是线下多,现在我觉得这个赌没有多大意义。因为过去我们把企业家称为entrepreneurs,未来我们称企业家为nentrepreneurs,没有任何一个企业可以完全脱离互联网,过去我们说电是高科技,谁说电是高科技,互联网以后不是高科技,这是所有的基础设施,所有行业必须要用的。所以与其你今天还唠唠叨叨骂这个东西,还不如调转枪头,赶紧让员工多花点时间在这儿。未来三十年,这个世界不属于互联网公司,而是属于那些用好互联网的公司。

过去如果是BAT,BAT不能把技术、资源、能力、人才普惠化,BAT会越来越小,只有把自己的技术变成一种普惠的技术,才有可能起来,所以我还是想未来的三十年,不是互联网公司的时代,而是用好互联网公司的时代。网商也一样,它不是一种形态的改变,而是一种思想的深化,大家知道未来你服务的客户绝大部分都在网上,今天网上80%的消费者都是八零后,再过几年,九零后、二零零零后基本上都是在网上。所以你已经没有可能,我们现在还有一大波的人都是在线下的,五十岁、六十岁以上的人,有一个领导以前跟我讲,我从来不上网、从来不购物,我说这不是什么时髦的事情,更不是什么时尚的事情。我以前讲只有平下中农、没有文化的人才可以当党支部书记一样,这没有什么骄傲的,必须学习,再过二十年三十年,我们面对所有的客户出生下来就是在互联网。

我们公司提到的两句话,一切业务数据化,第二句话是一切数据业务化,一切业务不是基于数据的,忘掉,别做了,所有数据必须业务化,一切数据必须业务化,只有这样才能迎接这个时代,我们比任何一家公司都担惊受怕,如履薄冰,我们必须强迫改变昨天成功的模式。所以未来的企业家是一种开放的胸怀,必须要有利他的精神,还有责任感,更要有全球化眼光。其实现在国内全球化和国际化也搞糊涂了,国际化是一种能力,全球化是一种格局,国际化不是在国外开了两个工厂,你会讲几句英文就有国际化视野了,国际化是一种能力,全球化是一种格局,全球化你要为当地创造价值,你到当地去,不是因为他有便宜的劳动力,不是因为他当地有便宜的资源,而是去当地创造独特的价值,使当地创造了更多的就业机会和税收,只有这样的企业,才称之为全球化的企业。

未来希望大家高度关注,未来的三十年,高度关注那些低于三十名员工的公司,高度关注三十岁以下的年龄人,因为他们将成为未来三十年整个社会进步的象征。最后我们讲讲AI人工智能,我自己这么觉得我有不同的看法,允许我有不同看法,对不对,去年IT领袖峰会,我晚上参加研讨会,大家把Alpha Go说得天花烂醉,很恐怖的样子,我个人觉得So What。机器比人跑得快,大家都承认,机器比人聪明,大家承不承认,我觉得我们人类聪明无非几个,这个人背书属于特别好,过目不忘,计算机比你厉害多了,这个人算数算得很快,计算机算得不知道比你多少快,计算机还没有情绪。我们下围棋本来的乐趣就是对方下一步臭棋,搞一把,结果对方臭棋也不下了,有什么意思呢。机器如果做人能够做好的事情,不算什么,围棋打败了人,只是侮辱了一下人而已,机器要做的是人类做不到的事情,这才叫本事。

不叫artificial intelligence,应该是Machine intelligence,机器要有自己的思考,机器要有自己的方法,汽车也是机器,但是汽车仿造人,两条腿走路的话,永远不会跑得很快,它是通过两条轮胎。未来的二十年、三十年,要思考怎么样用机器的固定的一种intelligence。我在美国看了这个行业很久,我看很多学者专家,大脑神经外科专家进入了artificial intelligence,进入了人工智能,我觉得这个有点玄乎了,我们人类对于自己大脑的认识都不到3%,我们让机器学3%。

我觉得人做得好的事情,机器做得好,只会让人越来越沮丧,我们要让机器做人做不好的事情,人创造不了的事情,这是我认为在Machine intelligence上面,大家想一想,其实前景还是有很多的。所以过去人类的一百年,我们把人变成了机器,未来的一百年,我们将会把机器变成人,而这个人跟我们想象中的人是不一样的。就像有人说外星人,外星是生物,不是人,人太自大了,觉得外星人应该长得像我们一样,瞎扯嘛。如果我们多花点时间在Machine intelligence上,我们真正让机器成为人最好的Partner,而不是人最大的对手,只有这样,人类有责任和担当让机器成为人的合伙人,成为人的合作伙伴,而不是让机器来取代,这是我们这一代的人。

今天是我们十五年以前人类的决定,我今天的位置是十五年以前的今天的努力,才有今天的,我们的今天,影响十五年以后、二十年以后的自己,社会也一样发展。二十一世纪最大的能力,核心能力就是服务别人的能力,IT时代一切以强化自己为主,而DT时代是强化别人、赋能别人,让别人越来越强大,这是DT时代。我大概是三四年前讲的DT时代,前两天美国人说你怎么那么聪明,你怎么知道DT,他们说DT是Donald Trump,我说是Data 这是两个词,人类进入DT时代,不是Donald Trump时代。战略考虑两个方面,一个考虑自己,一个是考虑别人,只考虑自己的不是好战略,你只考虑自己,做不成拉倒,做成了,要思考别人怎么看。阿里巴巴怎么不做物流快递,其实物流快递我们在做,但是菜鸟只有两千号人。

你想如果我们要招聘一百万、两百万的快递人员,第一真给我们招来一两百万快递人员,我们公司可能管理也垮下了,第二真把别人的饭碗砸了,你说我们干嘛呢,你说聘请几个快递人员管理是真正的独特的技术吗?不是技术,独特的服务技能应该留给别人去干,如果你把所有的工作都干了,你做成的那一天也是你灭亡的一天。所以我觉得大家做战略的时候,要准备好,做不成功怎么办,做成功了又怎么办。未来三十年已经不是力量的竞争、肌肉的竞争,甚至不是知识的竞争,而是服务别人能力的竞争,而是体验的竞争,所以女人在未来的三十年将会蓬勃起来。以前我们是肌肉竞争,后来是知识竞争,现在是体验竞争、感受竞争,男人和女人有差别的,男人关心自己的权力、地位、升职、加薪,女人要考虑孩子、丈夫、老公、工作,一大堆,还要把工作做好,阿里巴巴有47%的员工是女性。

实体虚拟经济之争,全中国把互联网经济称之为虚拟经济的,虚拟经济的主要主体是银行、金融界,中国人不敢骂银行金融界,因为一骂,你贷款就贷不到了,所以大家就骂互联网,事实上虚拟经济的主体是金融界,另外互联网不是虚拟经济,它是虚实结合的经济,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够让互联网经济持久发展,实体经济还是虚拟经济,本来就不应该对立的,实体经济现在难,我现在告诉大家,全世界都难,虚拟经济强,其实虚拟经济中垃圾也很多,实体经济中垃圾也很多,现在说不能淘汰,我觉得该淘汰的必须淘汰,不能叽叽歪歪,为了保护那些快死掉的,一个很大的实体经济,如果在二三十年,过去二三十年,居然没有去把握互联网,把握未来的时代,把握市场的变革,该死的就应该让它死,这些企业不死,将来的大企业死的还会多。

我们不能一方面说转型升级,一方面还要对落后产业进行保护,这是不靠谱的。包括互联网经济也未必,我告诉大家,互联网经济活的也不好,除了BAT以外,请大家告诉我有哪几家企业利润很好的,BAT为什么利润好,不仅仅因为他们走得早,不仅仅因为他们专注,而是每家企业都有自己的核心竞争力,核心的技术,腾讯的技术,百度的技术,阿里的技术,技术才是未来真正的红利。如果你没有独特的技术,靠规模、靠低成本,不管你是互联网还是实体经济,都会倒掉。今天去思考一下,倒下去的实体经济,中国的实体经济好的也不少。实体经济中做得好的非常多,做得不好的也一大批,互联网经济也一样,所以我们不能怪一个行业,怪一个企业,只能是怪自己。

没有利润的企业不可能冒险,不冒险不可能做出未来的战略,不冒风险不可能起来的。还有一个,由于各种行业的变化,监管也会变,小型企业创新是靠产品,中型企业创新靠技术,大型企业创新靠制度,一个国家,刚才朱民讲了,整个国家的发展必须考虑制度的变革,任何一次创新,最后都必须是监管的创新,必须是制度的创新,前两年我去了一个世界篮球协会,篮球协会的人跟我讲讲是挺逗的事情,最早的时候是篮筐,球扔进去,梯子一放,拿出来,然后比赛,基本这么一干,干了很多年,十八年以后,有一个人说篮子底下的底剪掉不是很好吗,底剪掉,球速度就快了,篮球比赛好看多了,反对的人是谁?拿梯子的人,我工作没了,那不行,必须改革。其实篮球这个创新很简单,创新其实没那么复杂,但是就是把这个底剪掉花了十几年,剪掉以后真正变成制度,那就更长了。

告诉大家,任何一个创新背后付出的代价很多,大家知道另外是1865年,英国曾经出过一个很有意思的法案,叫做机动车法案,后来称之为红旗法案,就是1865年,英国的汽车出来了,所有上街砸汽车的都是马车夫,那时候马车夫是白领工人,是技术活,工作特别多,汽车出来,那还了得,必须毁了,最后通过一个机动车法案,机动车法案很重要的一条,汽车不许开得比马车快,很重要的一点,每一个汽车里面必须有三个人,车里面坐两个人,有一个人必须在五十米以外,拿一个红旗招一下,不能超过红旗的速度。那时候的汽车速度是6.4公里每小时,跟人跑走路差不多,目的是保护马车的利益,然后活活的一个汽车行业被这个法案拖了下来。结果德国起来,美国干脆花了三十年时间,全力往这儿走,美国成为车轮上的国家,把握住了由汽车向石油能源的转变。

大家记住,在1895年,整整三十年以后取消了这个机动车法案,今天的中国、今天的世界,有多少红旗法案在制定中或者在酝酿之中,而且会越来越多。所以我希望人算不如天算,天算就是云计算。监管要从人算变成计算,要更加科学、要更加着眼未来。教育也会发生巨大的变化,人工智能出现以后,请大家记住,教育的方法,你要去跟机器未来比谁算得快、谁算得准,我们让孩子们去背,我数学以前其实还是不错的。后来我是什么数学公式,到今天都没有用过,彻底糊涂掉了。我们未来的教育,一定要重新思考,重新思考我们的教育,以前是说服老年人,就搞定了年轻人,今天是搞定年轻人就可以搞定老年人。未来的社会不是知识的竞争,而是智慧的竞争,是体验的竞争。智慧的竞争,我们一定要想明白让孩子们必须去学习音乐、体育、运动、美术。音乐让人有智慧通灵,体育运动让人懂得团队精神,我们让孩子学会画画,有想象力,我们让孩子懂得很多知识以外的事情。郊外的重点,未来不仅知识的传授,重点是想象力、创造力和团队精神。我们国家的教育体系在未来三十年,将会遇到重大的冲击。

刚才讲的朱民的这张图如果实现的话,有多少人会哇哇叫,因为我们的教育方法、教育体系训练的是工业时代,所以教和育是两回事,教是知识,育培养文化,我希望大家多去思考,我们国家在教育改革上面面对未来的大数据、云计算时代,大家讲改革开放,中国促进改革开放的红利就是来自于知识就是力量,邓小平恢复高考,让有知识的人先富起来,这个其实很关键。

最后有一点争议的话题跟大家探讨,我们觉得人是看得出这个营养不良的人,就像我一样,看起来瘦不拉几,非洲难民一样,当年称之为东亚病夫,但是人到今天为止,我们去思考过没有,如果你的知识结构不良,你的智慧不良,你的整个文化体系不良,其实是很可怕的。这才是称之为网络病夫,我们这个国家现在在网上的人越来越多了,但是体现出来的网络病夫越来越多,网络暴力,不懂装懂,水军很多。如果我们不对这些重新补充我们的营养,很多重要的企业、很多重要的岗位,很多重要的位置上,如果这些人你能够把这张图画出来,非洲难民,这是营养不良,如果你把这个人的知识文化营养不良的话,你会发现我们这个国家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现在的网络暴力已经变成这个状态,但是我们在迎接走向未来的时候,我们该做一些什么,网络公司该做一些什么,教育体系该做一些什么,人类的价值观体系该做一些什么,我觉得这个可能是我想思考,也希望带给大家的话题。也许未来二十年,我们不是网络技术,因为网络会把很多问题公开化,扩大化,这也把我们这个民族在过去几十年下来,知识、文化的不平衡和缺陷所造成的东西出现的越来越多。

塑料挂衣钩图片

制绳机械价格

立式耐磨砂浆泵批发